捉鬼

兄弟打鬼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捉鬼

作者:岠山剑客

图片 1

郭丹家的后面有一片很广阔的田地,田地里有很多的坟墓,坟墓里埋葬的都是他们郭家庄的人,有老的,有少的,有正常死亡寿终正寝的,也有不正常死亡的,被火烧死的,被水淹死的,出车祸的等等,总之,郭家庄自祖上以来基本都是埋葬在这片区域,包括郭丹的爷爷奶奶,太爷爷太奶奶,太太爷爷和太太奶奶,还有郭丹从来没有见过有血缘关系的家族人士。

让郭丹一家颇为烦恼的是,夏天晚上的时候,他们一家老是能听到那片田地里面传来鬼哭声,嘤嘤的声音加上夏日的高温,让大家不得安生,连个安稳觉都不能睡好。

这一日,郭丹要和自己的哥哥去那片田地里捉鬼,一是为民除害,也是要见识一下鬼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为此他们之前已经准备好久了,特别是哥哥,据说他还有杀手锏。

晚上的时候,他们就埋伏在玉米地里,小心翼翼地去寻找鬼的踪迹,他们没有失望,很快他们看见隐藏在玉米地里的一处坟头上有一个橘红色的灯笼发着幽幽地光,兄妹俩持着一把桃木宝剑就捉鬼去了。

哥哥对她说桃木宝剑专门辟邪,任何妖魔鬼怪见了桃木宝剑都会避让三分,如果有哪一个小鬼敢冒然向拿着桃木宝剑的人进攻的话,必然是自取灭亡。郭丹铭记着哥哥的话,所以她的桃木宝剑片刻不离手,片刻不离身,打算等鬼扑向她的时候她就狠狠地用手中的剑刺杀它们。

当郭丹和哥哥悄悄地走近那片挑着灯笼的坟墓的时候,发现那儿竟然传来说话声,兄妹俩赶紧屏气凝神地细听小鬼们在谈论什么。

郭丹听见其中的一个比较年轻的鬼说道:“大哥,我们在这里挑着灯笼有半个多月了,也不见有人来,你说今天晚上会有人来吗?我的胳膊都挑得发酸了。”

另一个鬼说道:“兄弟,你这才几天呀,在没有遇见你之前,我每年夏天都在这里挑灯笼,都挑了二十多年了,也没有胆大的敢过来,你就坚持一下吧,总有一天会有人来的。”

它的声音比较粗一些,不像那个小鬼,稚声稚气的,应该年龄也比较大了,

“可是若是一直没有人来,我们就一直要这样每天挑着吗?我们就不能想点其它的办法了吗?比如,我们可以白天出来,或者夜晚到人家去找人去。”小鬼说道。

“到底你还是年轻呀!”老鬼说道,“白天我们能出来吗?白天我们敢出来吗?你见过有人白日见鬼吗?你小小年纪怎么说话比人类那些当官的还荒唐的呢,都有点信口雌黄了,我们鬼族是不能白白天出来的,只能晚上才能自由活动。”

“那晚上你又为什么阻止我去人家闹鬼呀?”小鬼很是不解。

老鬼说道:“这个你就不懂了吧,这前面的郭家庄防备意识非常地到位,我就是郭家庄的人,我知道我们庄每家每户都在自己的宅院周围放置了泰山石敢当,那泰山石敢当可不是一般的东西,是专门用来驱邪避鬼的,不要说你去人家闹鬼了,你连他们的宅院大门都靠近不了,你说怎么去闹鬼?”

小鬼“哦”了一声继续说道:“可是这样像姜太公钓鱼一样每晚举着红灯笼,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活的人呀?”

老鬼说道:“孩子,不要着急,自有那有缘人自愿送上门来的。”

闻听两个鬼这么交谈,郭丹吓坏了,她赶紧拽了一下哥哥的胳膊,示意哥哥还是赶紧走吧,趁鬼还没有发现他们之前。

哥哥却并不理会妹妹,他现在非常地兴奋,眼神中都冒着光,他早就伙同妹妹来捉鬼了,今天妹妹终于同意了,他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哪能就这么放弃呢。

哥哥又悄悄地往前挪动了十多步,他小心翼翼地,生怕将那两个鬼给吵到了,那样对于捉鬼非常不利。

郭丹没有办法,也只有悄悄地跟在哥哥后面继续向前走去。

这个时候,郭丹透过密密麻麻的玉米叶子终于看清里面的情形了,只见这处玉米丛中有两个坟墓,一个大一点旧一点,一个小一点新一点,在两座坟墓的中间位置,坐着两只鬼,它们的身影在橘红色灯光照耀下,都是灰褐色的,脸上的眉毛眼睛嘴巴好像都是由乌云做成的一般,老鬼是站着的,站在自己的墓碑前面,正语重心长地教育小鬼。小鬼是坐着的,它坐的地方比较特殊,是坐在墓碑上面的,因为它的手中正用着一根芦苇挑着那盏灯笼,灯笼是用死人的纸钱糊成的,里面的光像是细小的生日蜡烛发出来的光线,灯笼的光虽然是橘黄色的,却非常地暗,加上周围又都是一人多高的玉米地,如果不细细留心根本不可能发现这一盏灯笼的。

这个时候小鬼问老鬼道:“大哥,捉到人之后,我们怎么吃呀?是清蒸还是红烧?可不可以包饺子呀,我最喜欢吃饺子了,还有,吃不完的话是做腊肉还是做香肠?”

老鬼说道:“都可以,到时候你喜欢怎么吃我们就怎么做。”

小鬼高兴地说道:“好!太好了,我都好长时间没有吃肉饺子了。馋死我了都,我要用人的大腿肉做饺子馅,你看行吗,那里的肉好吃,肋骨上的肉是不适合做饺子馅的。

老鬼说道:“傻孩子,其实有些女人的大腿肉是不好吃的,也不适合做饺子馅的,因为女人的那个部位太骚了!”

说着老鬼还嘿嘿地笑了,它奚落小鬼道:“跟你说你也不懂。”

小鬼有点羡慕地说道:“大哥,我知道,你活着的时候曾经装过神弄过鬼也给寡妇挑过水,我就惨了,我被水淹死的时候还是一个处男呢!没见过的东西太多了。”

老鬼安慰道:“都怪你这孩子太顽皮了,让你不听大人的话,咎由自取。”

老鬼这个时候从地上站起来,向远处看了看,“今晚上没有人来不要紧,明晚上没有人来不要紧,只要我们坚持,迟早有一天会有人来的,那个时候我让你饱餐一顿。”

小鬼充满感激地说道:“谢谢大哥!我一定坚持着,不让灯笼倒下来。”

又过了一会儿,老鬼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他对身边的小鬼说道:“我突然想起来了,我们的刀好像有点生锈了,我得回家去取出来用这墓碑磨一磨,磨得锋利一点,也好让人一刀致命,要不然还得再来一刀,费事。”

“行!”小鬼说道,“大哥,你回家去拿刀去吧,我在这里挑着灯笼。”

这个时候,郭丹看见那只老鬼慢慢地变成一团乌云,面部和身子逐渐地融合,最后融成一团灰色乌云,化成一缕黑烟从墓碑后面坟墓边上的一个小洞穴慢慢地钻进了坟墓里面去了。

因为老鬼钻进了坟墓,带来了一阵阴凉的风,使得小鬼所举的灯笼有点微微地颤动,小鬼赶紧双手扶住灯笼,不让它颤动。

正在这个时候,郭丹看见哥哥从自己的随身包括里面拿出一件灰褐色的衣衫来披在自己的身上,手中还拿着一个捉妖瓶,就是那种普通的矿泉水的瓶子,里面装着半瓶无色的液体,卖这瓶子给他们的那个算命先生说这个瓶子可以捉到鬼,并将鬼化成二两左右的水,也不知道到底效果怎么样。

哥哥示意郭丹不要出声,让她藏在这里不要出去,然后他自己跳着鬼的舞步,做出飘飘悠悠地动作,向那小鬼走去。

“兄弟,今晚可有收获呀?”哥哥一边舞蹈着一边问那小鬼道。

那小鬼坐在高处,突然听到身后传来说话声,它很惊讶地回头看着郭丹的哥哥,“你是谁呀?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呀?”

“你不认识我,我也是这里的老邻居了,你不常串门,所以就不认识我了。”哥哥说道。

“奥!”小鬼很有礼貌地说道,“那见过大哥!原谅小生有眼无珠了!”

“没事,你客气了,”哥哥说道,“我们既然同是天涯沦落人,以后有难大家帮,有苦大家吃!对了,小兄弟,你吃饭了吗?”

小鬼有点无奈地说道:“吃过了,喝了点露水,但是不好喝,我想吃人肉,大哥说人肉好吃。”

“奥!这样吧,我这里还有人类的一点米酒,你来喝两口吧。”说着,郭丹的哥哥将瓶子递给了坐在墓碑上的小鬼。

小鬼很高兴地说道:“谢谢,我活着的时候经常看见大人们喝酒,可羡慕了,我都死了五十多年了,也没有喝到酒,我今天就尝一尝吧。”

小鬼将瓶子打开,它先用鼻子嗅了嗅,说道:“这酒味怎么这么刺鼻呀,真难闻。”

哥哥说道:“酒嘛!就像猫尿一样,但是喝到肚子里面舒服,不信你试试。”

捉鬼。小鬼半信半疑地将瓶子举起来,对准嘴开始往自己的口腔中倒。

郭丹看见瓶子的中的液体化了一道优美弧线瞬间钻进了小鬼的口腔之中,进到了它的肚子里面。

然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个小鬼呜呜发出哀鸣的叫声,好像在质问哥哥这是什么东西,但是它已经没有了说话的能力,它手中的灯笼也掉在了地上,变成了一根干枯的芦苇顶着一片干枯的芦苇叶子。

这个时候郭丹的哥哥迅速地从小鬼的手中将瓶子给接过来,然后用桃木剑将小鬼挑进瓶子里,小鬼还不愿意进去,这可由不得他了,郭丹的哥哥最后顺着瓶口往瓶子里面吐了两口唾沫,将瓶盖塞紧,然后就见小鬼在瓶子中慢慢地变化,慢慢地缩小,缩小成一团黑云,往瓶底沉去。

大功告成,那只小鬼在瓶子里面变成了黄褐色的液体。

哥哥将瓶口封好,还在手中晃了一下,然后扔给了郭丹。

郭丹将瓶子接住,她看见那只小鬼已经完全没有了方才的形状,现在就是一团液体了,不过整个瓶子很轻,完全不像里面装了液体一样。

郭丹的哥哥也没有闲着,他迅速地从包裹里面拿出从神先生那里购买的封土,将方才老鬼钻进坟墓的那道缝隙用封土给封死,封结实了,那只老鬼以后再也不会出来吓人了。

兄妹俩顺利完成了这次捉鬼的任务,他们兴高采烈地回家去了。

郭家庄的很多人都见过郭丹和她哥哥捉到的那只小鬼,装在瓶子里面的,没有重量,黄褐色的,用灯光照不会有影子。

后来还有很多城里的有钱人听说郭丹和他的哥哥捉到了鬼,都开着车慕名前来看稀奇,他们也看到了。

d.t.G�!�X#

  中洲村的北边有块沙洲地,方圆几里无人烟,以前是一片坟场,农业大生产时,被生产队开垦出来做了庄稼地。后来实行生产责任制时,又被分发给了各户村民,根据那块地的土壤性质,很适合种植西瓜。于是,每家每户都在那块地里种上了西瓜,待到西瓜成熟时,果然是又大又甜。
  地是块好地,但是因为离村太远,而且每家每户只有两到三分来地,往返种作很费时间,地又太少,所以,村民们还是觉得不划算。于是,有人出主意说不如把地承包给某一个人,这样土地多了,种起来就不怕费时费力了。主意是好,可就是没人愿意承包,原因是传说那地方经常闹鬼,村中曾有人说他走夜路时经过那边,远远地见着有两个黑乎乎的东西在打架,那叫声在黑夜里凄厉阴凉,如鬼哭狼嚎般,令人毛骨悚然。他当时吓得汗毛直竖,心口狂跳,一路猛跑逃回家,回到家里已是全身透湿,家里人问他话,他也是语无伦次。后来大病一场,一个多月以后才慢慢康复,这事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邪乎。以至于一到了晚上,那里就无人敢走。起初那里家家种了瓜,瓜熟季节每家每户都会派人去守夜,防贼防野兽,人多势众,人气旺则阳气重,自然是贼不敢来,邪不敢侵。如今要承包给个人,晚上孤单一人去守夜,自是不免有些胆寒。众人把承包金一降再降,最后有人提议说,不如把地拿给胆大的人白种,待瓜熟时每户人家分他几个瓜吃吃就行了,直到这时才有个人开口应承了下来。此人就是村中最体魄强健,最胆大气粗的吴阿旺,他平生最不信邪,认为世上根本没有鬼,鬼神之说纯粹是无稽之谈,心理作怪罢了。
  瓜熟季节,吴阿旺搭了一个瞭望塔似的瓜棚,每天独自一人在那守夜,空旷的田野里,除了偶尔几声鸟兽的叫声外,并无什么异样的动静,他心里开始在发笑:愚蠢的人们啊,世上哪有鬼,只不过是自己吓自己。多好的一片沙洲地啊,瞧那瓜,又大又圆,多诱人啊,再待几天就可上市了,这下可发了,你们这些蠢蛋啊,如果看见我这一地的瓜,保准肠子都要悔青了。
  初一那天晚上,天异乎寻常地黑,伸手不见五指。吴阿旺带上手电筒,拿着木扁担(防贼用的),又去瓜地守夜了。半夜里,他被一阵怪笑声吵醒,抬眼一望,忽然发现瓜地的东边有个龇着牙,披着发,铁青着脸的怪物模样的人,二目如电,放射出幽蓝幽蓝的光,正朝他的瓜棚方向慢慢飘来。起初,吴阿旺心里一悚,但很快地他就镇定了下来,心想,这一定是有人装神弄鬼,想把我吓跑,门都没有!他握紧了身边的木扁担,可是那两束幽蓝的光突然之间就灭了,那怪物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到处仍旧是黑乎乎的一片,他赶忙拧亮了手电筒,朝着那个方向照去,可是除了茂盛的西瓜长在地里,什么也没有。他心里开始慌起来,忽然怪笑声又从西边传了过来,等他回望过去,发现还是那个鬼怪,他这一惊非同小可,要真是人装的话,哪有那么快的速度,从东边一下子就闪到了西边?他拿着手电筒的手开始发抖,悠地一下,那怪物又不见了,结果怪笑声有从南边传了过来……他再也呆不住了,迅速地从高高的瓜棚架上滚了下来,拔腿就朝北边的方向跑去,幸好家的方向是在北边,不然的话,定然要吓死在瓜地里了。
  吴阿旺一口气跑到家门口,使劲地拍着门,大叫着:“快开门呐,快开门呐!”吴阿旺的老婆把门一打开,吴阿旺就扑进门里,赶紧把门关上,一连声地自言自语道:“原来世上真有鬼,原来世上真有鬼……”
  第二天是个晴好的日子,吴阿旺挑着箩筐,带着老婆准备到沙洲地里去摘西瓜。一路上,他心里喜滋滋的,盘算着把这些瓜卖了,就把家里的第三层房子给盖上去。可是到了瓜地里一看,他的心一下子凉到了脊髓骨,瓜地里一片狼藉,西瓜不见了,只剩下一地的破藤烂瓜……
  吴阿旺和老婆双双瘫坐在瓜地里,半晌才哭出声来。

熊耳山山窝里住着兄弟俩,都是种瓜好手。每年七月,山外人愿多跑几十里来买他们的瓜吃。离瓜园不远处有个乱坟岗,天天晚上闹鬼集,日头一落,鬼火闪闪,吓得人们谁也不敢从那儿过。兄弟俩倒不在乎,照旧守着自己的瓜园子。

一天晚上,有个没下巴鬼掂个小灯笼,拿个小铴锣,在瓜棚外走一步,敲一下,唱一句:“嘚嘚锵,吃个瓜!”

老大没言声,老二却说:“大牙想吃敲大牙,二牙想吃敲二牙,哪个牙想吃哪个牙!”

本文由mg娱乐场4355手机版发布于mg4355电子游戏,转载请注明出处:捉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