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匠李拐子和他的刀_惊险故事_儿童文学_中国儿

凶刀之谜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爷爷生前多次提到一件稀奇事:铁匠铺的王拐子用一把杀过人的佩刀打出两把菜刀,那刀饮过人血,有灵性,主人遇到血光之灾前,夜间会簌簌作响。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我爷爷生前多次提到一件稀奇古怪事:说他有个本家哥哥,右腿残疾,走路一瘸一拐,人称王拐子。王拐子在栖州城西门外开个铁匠铺,曾用一把杀过人的佩刀打出两把菜刀,那刀饮过人血,有灵性,主人遇到血光之灾前,夜间会簌簌作响。

早年间,百姓家使用的铁器如剪子、菜刀、铁锅,农耕用的铁犁、铁耙、铁锄等,都是铁匠铺手工打造。王拐子铁匠铺别的铁器不打,专门打造刀具,门口刀架上摆满菜刀、杀猪刀、剥皮刀、剔骨刀、劈柴刀等,闪着一片耀眼的寒光。

王拐子的刀锻打力度刚柔相济,火候毫厘不差,切肉不连刀,剁铁不卷刃,经久耐用。当地形容某件事好,有句歇后语:“那是王拐子的刀——没说的!”

王拐子老实巴交,再加上有残疾,30岁出头时,仍是庙前旗杆——光棍一条。

那年,一个叫吴益莲的女子,衣衫褴褛,带着哑巴儿子阿宝,流浪乞讨到铁匠铺门前。王拐子心地善良又怜香惜玉,给她买来饭吃。经人撮合,两人结为夫妻。嫁给当官的做娘子,嫁给杀猪的翻肠子。吴益莲在铁匠铺拉起了风箱,虽然一脸黑灰,但眉宇间的忧伤渐渐散去,黯淡的眼睛也明亮起来,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阿宝长大后,和继父一道站炉打铁,王拐子用铁钳把烧红的铁料夹住,放在铁砧上,拿小锤敲,他抡大锤打。常言说:“世上三行苦,打铁摇船磨豆腐。”阿宝开始身材单薄,几锤下去气喘如牛。在“叮叮当当”的锤打声中,他被锻打成一个身材魁梧、肌肉发达的汉子,一口气能抡上百锤,脸不发红气不喘。

打刀用的是熟铁,中间夹一层钢,炉火把钢与铁糅合在一起。铁要绵能耐高温,钢要硬刀口才好,破铁烂钢打不出好刀。旧时铁匠铺用料是从民间收购来的废钢铁,用土炉熔化入模成坯。

王拐子经常提着杆秤,让阿宝拉着车,走街串巷收购废旧钢铁,或过秤论斤买,或拿新刀换。那天,县警察局长家出来人,拿一把无鞘佩刀,要换一把切菜刀。王拐子接过来一看,佩刀有些年头,依旧闪耀着慑人胆魄的寒光,刀面雕刻有精美的青龙出水图。他用手指弹了弹刀身,发出悠长的嗡嗡声。王拐子是个老实人,也胆小怕事,更不敢占人便宜,他满脸赔笑说:“这是把好刀,当废钢铁给我,你太吃亏了。”对方不耐烦地呵斥道:“少说废话!”拿起一把新菜刀,转身进了院子,“砰”地关上大门。

王拐子满脸困惑,这是怎么啦?

原来,栖州城东20里地的大户杨家,祖上从旧货摊买来这把佩刀。据说佩刀的主人是个土匪,用这把刀杀人无数。去年冬天,杨家与邻居发生纠纷,对方也是有钱有势人家,双方互不相让。一次争吵中,杨家大少爷拿出这把佩刀,本是想吓唬对方,被几个汉子围殴中,他一时性起砍向对方,竟劈下对方一个膀子!事后在场的人说,他用劲不大,顶多砍出道血口子,不想闹出命案。

案子审结,这把佩刀作为凶器没收。警察局的赵局长看见,爱不释手,就窃为己有。自从这把佩刀进门,赵家再没有安生日子,先是大女儿与丈夫生气上吊,接着家里又莫名其妙地燃起一场大火,再后来赵局长被一头叫驴把腿骨踢断。

赵家请来看阴阳宅子的风水先生。老先生站在院子四角,眯着眼一打量,身子微微一怔,说:“宅子有股血腥气!”他四处寻找,最后在书房看见那把佩刀,惊诧道:“这把刀带有凶煞之气,不可再留在家中!”

赵家人恍然大悟,怪不得几次出事前,夜间听见佩刀簌簌作响。赵夫人脸色大变,吩咐把佩刀扔出去,正巧听见王拐子吆喝声,让人拿去换把菜刀。

王拐子眼里只有好钢好铁,把佩刀熔化了打出两把菜刀,摆上刀架,价钱自然比普通菜刀高出许多。可惜没人识货,有人驻足观看,拿起来一掂,摇头叹息说,刀是好刀,就是分量太重,买回去婆娘使不了。

这天,终于来个买家,是一家大饭庄的厨师,一直苦于买不到好刀,从铁匠铺门前经过,看见刀架上两把菜刀,如获至宝,连价都不还就买走了。不想几天后,厨师来退货,苦着脸说:“这是切人肉的刀!”原来,几次切东西,刀口径直奔向手指,被割得鲜血淋淋。当得知是用凶器打造的时,他瞅见两把刀就心惊肉跳。

两把刀恶名传开,王拐子只好降价,价钱比普通菜刀还便宜,贱卖也无人问津。有开牛肉铺的胡七不信邪,砍牛骨半月使坏一把刀,老婆撇嘴说他笨,他瞪大眼睛骂刀是破铁皮做的不经使!他听说王拐子有两把好刀,慕名而来买走。没过几天,胡七老婆带着两把刀来,红着脸说,刀使着不顺手。其实,有人看见胡七手被切伤包着布。胡七老婆退了刀回去,还在门口放串小鞭炮。

流言像长了翅膀,有人说,正午太阳底下两把菜刀刃上隐隐透着血光;有人说,阴天下雨,刀面还渗出小血珠……

两把菜刀白送也没人敢要,孤零零地摆在刀架上。

我爷爷说,民国27年栖州沦陷,城头挂起太阳旗。

县城小学有位翟老师,富家子弟,读过书,知识渊博,能吟诗作画,是个英俊潇洒的书生。妻子是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弹得一手好琵琶。她被日本人掠到军营,3天后,尸体扔出来,如花似玉的美人儿,被祸害得没有人形。

翟老师脸色铁青,一言不发脱去长衫,腰间别上手枪,带着几十号人到伏牛山打游击,后来扩充到200多人。他不和国民党掺和,也拒绝共产党的联络,独树一帜,自称司令。

武汉会战爆发后,城里大批日军南调,兵力空虚,翟司令决定攻打栖州城。守城鬼子有400多人,他见兵力悬殊,招兵买马,一呼百应,连耍猴、算命、卖烧饼的也报名参加。

翟司令苦于枪械匮乏,派人四处搜罗民间土枪土炮,还下山秘见王拐子,要他打造冷兵器,王拐子爽快答应。翟司令依旧举止斯文,慢声细气说:“王老板,你靠打铁挣钱,可这批活你得拿钱倒贴,被日本人发现还要掉脑袋。你想清楚,我不勉强你!”

国难当头,平日蔫头蔫脑的王拐子变成怒目圆睁的血性汉子,他咬牙切齿道:“翟司令,生意人也不能钻到钱眼里。东洋人跨洋过海,欺负到咱家门口,别说出钱出力,我这一腔子血也能豁出去了!”阿宝虽是聋哑人,但很聪明,看出翟司令的来意,他拍着胸脯哇哇比画着,意思是他也要去杀鬼子。

吴益莲深明大义,拿出为阿宝盖房娶妻的积蓄,购置大批制武器原料。

铁匠铺日夜开炉,吴益莲风箱拉得呼呼生风,王拐子和阿宝的锤打声铿锵不止。王拐子见打造大量长矛、匕首和大刀无法掩人耳目,预感到会出事,每天夜深人静,他让阿宝把打造好的兵器运到附近树林里藏匿。他还比画着叮嘱阿宝,“我要出事了,你领翟司令来取……”

风声愈来愈紧,阿宝把两把菜刀放在床头。后来,坊间传说王拐子被抓走前,夜间两把菜刀簌簌作响,可惜阿宝听不见。日本人施尽酷刑,逼王拐子说出藏兵器的地点。王拐子目光粗犷凶狠,骂小日本狗娘养的!

数日后,翟司令率1000多乡民,抬着两尊明朝年间的土炮,浩浩荡荡攻打栖州城。阿宝两眼冒火,挥舞着两把菜刀随人流冲进城去,一道寒光闪过,一颗戴钢盔的脑袋落地,如同砍瓜切菜斩杀日本兵!

这次攻城失败了,日本兵训练有素,武器精良,很快从慌乱中清醒过来,发现是一群没有军事知识的乌合之众,几挺歪把子机枪怒吼起来,手执大刀长矛的乡民成片倒下。翟司令见大势已去,一条腿又被子弹洞穿,他不愿被活捉,枪口转向自己脑门自戕殉国。

阿宝和一部分人且战且退,跳城墙逃出,也无一幸免。阿宝被日军包围在城外一个砖瓦窑里,身中无数子弹,仍怒目横眉手持两把菜刀,依着窑壁挺立不倒。

抗日战争期间,民风剽悍的栖州地面战事尤为惨烈,抗日民众死伤惨重。新中国成立后,民政部门对捐躯者登记造册,王拐子和阿宝遗骨迁至新建的烈士陵园。

抗日战争胜利40周年时,地方政府筹建抗战纪念馆,征集抗战期间文物。当年,我爷爷带领族人给阿宝收尸,那两把菜刀保存在我家,交给纪念馆时,依旧光可照人,没有一点卷刃。

有关专家考证,从打出两把菜刀的钢质看,那把佩刀的主人不像是土寇流贼。这种推断被城东杨家后人证实,他们说,这把佩刀的主人是庚子年间天津义和团首领曹福田。一个老铁匠仰慕英雄豪杰,千锤百炼打出佩刀奉上。义和团失败后,曹福田被官府捕杀于静海县。杨家祖上是曹福田的亲兵,死里逃生把佩刀带回栖州。

凶器之谜终于被解开,只是在流传中被添加了神秘而传奇的色彩。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凶刀之谜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李拐子是个绰号,真名字不知道,只知道他是个瘸子。他在枣阳城西门外开了个铁匠铺,他的铁匠铺别的铁器不打,专门打造刀具,菜刀、杀猪刀、剥皮刀、剔骨刀、劈柴刀等等。传说李拐子曾用一把杀过人的佩刀打出两把菜刀,那刀饮过人血,有灵性,主人遇到血光之灾前,夜间会簌簌作响。

■ 大雪封山

  李拐子虽然铁匠手艺很好,可为人确实老实巴交,再加上有残疾,快四十岁了还是光棍一条。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4年第7期  通俗文学-新人新作

  那年,一个叫吴益莲的女子,衣衫褴褛,带着哑巴儿子阿宝,流浪乞讨到铁匠铺门前。李拐子心地善良又怜香惜玉,给她买来饭吃。经人撮合,两人结为夫妻。嫁给当官的做娘子,嫁给杀猪的翻肠子。吴益莲在铁匠铺拉起了风箱,虽然一脸黑灰,但眉宇间的忧伤渐渐散去,黯淡的眼睛也明亮起来,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铁匠的铺子在镇子通往河边的小巷里,虽有点偏僻,可连镇外的人循着清脆的打铁声都能觅到。铁匠姓罗,手艺好,为人又厚道。打就的各式刀具刀口极好,经久耐用,且磨得锃亮,省却人们不少麻烦。家境差的人家,一张破犁头,也能在他那换得一把菜刀,外加一口镰刀。因此,铁匠铺虽不当街,生意倒也不错。镇上谁家的菜刀坏了,家里的主妇便会唤了男人,“去铁匠那加半斤铁,打一打,磨一磨吧!”

  阿宝长大后,和继父一道站炉打铁,李拐子用铁钳把烧红的铁料夹住,放在铁砧上,拿小锤敲,他抡大锤打。常言说:“世上三行苦,打铁摇船磨豆腐。”阿宝开始身材单薄,几锤下去气喘如牛。在“叮叮当当”的锤打声中,他被锻打成一个身材魁梧、肌肉发达的汉子,一口气能抡上百锤,脸不发红气不喘。

  打了几十年铁、磨了几十年刀的罗铁匠却割破了手,铁匠铺附近的人们已经几日未听到那熟悉的“叮当”声了。铁匠的婆娘证实,那天铁匠并没有喝醉酒。割破手的缘由是:镇里刘把师家(注:把师,镇上俚语,特指练武、教武术的人)的人送来一口锈迹斑斑的砍刀,换走一把新菜刀,砍刀虽破旧不堪,钢质却出奇的好。铁匠来了兴致,连夜开炉,炉火纯青,千锤百炼,再加上拿手的一淬一磨,打成一把上好的菜刀,原本预备自家留用,不料在试刀时一阵恍惚,径直切向手指。据铁匠说,这把菜刀是纯钢打就,寒气逼人,切得断铁丝,如此好刀,定要卖出十把菜刀价钱的!最先买走这把刀的是陈老倌家。陈家是大户,来往应酬多,厨下自然要备几把好刀,倒不在乎钱多钱少。时间不长却来退了货,据说是伤了好几个人的手。卖麻糖的三宝也曾买了去,只花了平常菜刀的价,却也伤了右手——三宝是左撇子。于是,这把刀便又回到了铁匠铺,孤零零地搁在刀架上,少有人问津。镇上传出消息,当年日本人来的时候,刘把师曾用那把砍刀砍过两个鬼子的脑壳的,怕是带煞哩!刘把师早以作古,此种传言是否可信,亦无从查证。

  打刀用的是熟铁,中间夹一层钢,炉火把钢与铁糅合在一起。铁要绵能耐高温,钢要硬刀口才好,破铁烂钢打不出好刀。旧时铁匠铺用料是从民间收购来的废钢铁,用土炉熔化入模成坯。

  镇上杀猪的王屠是个不信邪的人,一日酒后,在众人的怂恿下,将刀买了回去,用来劈排骨。没多久也由王屠的婆娘送返铁匠铺,说刀是好刀,只是轻了些,不太称手。但据去王屠肉案前买肉的人说,有好几日,王屠的手指头上都缠着膏布的。镇里的传言更盛,都说这把刀是凶刀,还有人发誓说曾在灯下看过这把刀,那刃上隐隐透着血光哩!这把凶刀在一段日子里让人们有了些许不安,镇上的主妇们在切菜的时候有好几人切伤了手,虽然她们用的只是一把把普通的菜刀。铁匠婆娘也在夜里偷偷地到铺门口烧了香,化了纸钱。这一切的不祥,似乎都是这把凶刀带来的。

本文由mg娱乐场4355手机版发布于mg4355电子游戏,转载请注明出处:铁匠李拐子和他的刀_惊险故事_儿童文学_中国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