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细姑娘的红绿腰带

阿细姑娘的红绿腰带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弥勒西山,山很高很高,树木穿破云层。相传在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天晚上,太阳公公做完了一天的事回到西边休息去了,月亮婆婆因为有事还没有出来,星星虽然很早就在那里闪烁着调皮的眼睛,可它离地面太远太远,没法把西山照亮,西山还是黑沉沉的。

生活在滇红之乡的西南部、万明山脚下有一个少数民族村-风庆县郭大寨乡团山村,距政府驻地 15公里,国土面积 5.4平方公里,全村辖 15个村民小组 529户农户 2154人,其中 俐 侎 族 427户 1704人,涉及 14个村民小组,纯 俐 侎 小组 11个,与汉族杂居小组 1个,占全村人口的 79.6%。 全村山高地陡,属山区、半山区,年平均气温 16.5℃,年平均降雨量 1450毫米,属中亚热带温凉气候。地理条件恶劣,生存条件极为困难,大多数 俐 侎 人仍处在温饱线以下。距团山村委会 3公里处,有一座绿绿葱葱的高山,名为万明山,海拔 2905米,山顶冬季积雪,登临其巅,可纵览群山,山上有一古寺遗址,至今香客不断。境内居住着的彝族 俐 侎 人,能歌善舞,热情好客,仍然保留着传统的民族风俗习惯,保留着自己的语言,保留着传统的村寨建筑,传统节日有赶庙会( 农历四月初八)、火把节(农历六月二十至二十六)、七月半、十月朝等,流传着 俐 侎 人起源的传说、金银饭的传说、葫芦笙的传说及火把节的传说。

突然,一声巨响,天空出现一颗雪白的星星,照亮了整个宇宙,也照亮了整个西山。一会儿,星星慢慢地落下来,落到免龙村头,把村子照得比白天还亮。村里的人又惊又喜,交头接耳地悄悄谈论着。

农历六月二十四日 ,是彝族等许多少数民族的盛大节日,俗称“火把节”。居住在凤庆县郭大寨乡团山村彝族 俐 侎 人过火把节,沿袭着古老的习俗并世代相传,形成了独特的节日文化景观。 俐 侎 人视火把节为一年中最盛大的节日,节日来临,各家要接回已出嫁的女儿,人人身着节日盛装,祭祖祀神,燃起火把,击响大锣,唱火把歌,跳火把舞,共祝物阜民丰。过节这一天几家人凑起来杀一只羊或杀鸡煮肉,二十四这天献山神祭田祭地,二十五吃过晚饭立火把、打歌,酒在打歌场上喝。

有的说:“星星掉在村头,村里一定会有好事。”也有人担心:“星星坠落,恐怕凶多吉少。”七嘴八舌,众说不一。

火把节的由来

就在这时,免龙村里的一间屋里,降生了一个美丽的姑娘。姑娘刚生下来时就和别人不一样,别人生下地的第一声是哭,可她却是咯咯地笑。百灵鸟听到笑声飞来祝贺;凤凰听到笑声赶来道喜。

关于火把节,在 人心中有着这么一个美丽的传说: 据传在很久以前, 俐 侎 部落里有一个美丽善良的喜雀姑娘,周围众多部落着领都被喜雀姑娘的美貌所倾倒,早已垂涎三尺,欲以武力进攻 俐 侎 部落,霸占喜雀姑娘。喜雀姑娘不愿看到族人和亲人遭受战争的欺辱和蹂躏,毅然献身火海,以死回报族人。后来族人就在喜雀姑娘遇难的山上燃起篝火,敲响锣声,挥舞火把,跳起大锣笙,以示纪念,故而相沿成习。

刹那间,屋子周围飞来各种各样的小鸟叽叽喳喳地唱着歌,热闹得象二月的山花,六月的跤常姑娘的爹妈高兴得合不拢嘴,即忙给女儿取了个名字叫山翩姑娘。山翩姑娘出生的好消息,很快就传遍了西山的阿细村寨。远远近近的阿细人都来贺喜,好客的妈妈脸上挂着喜悦的微笑,抱着婴儿一个一个地向客人道谢。山翩姑娘圆圆的脸蛋,红得象刚摘下的苹果,小小的酒窝,浓浓的眉毛长得那样匀称,人们无不喜爱她。

另外有一个传说: 早在很久以前,世上万物都有语言,人类能与所有动植物进行交流对话。有一天,天上出现了七个太阳,大地上炎热得让所有的生物无法生活,到处是熊熊大火和浓烟,万物面临着生存的威胁。于是,人类就和动物植物在一起共商对策,大家一致推荐白猴王上天去找龙王,谁知龙王只有一只盛满水的大缸,那正是人间所需要的雨水,他一生气就把桌子掀翻了,缸里的水倾泻人间,这雨一下就是七七四十九天暴雨。整个世界被水淹没了,大地上听不见任何声音,漆黑一片,不分白天黑夜,人类无法生活。当时河水上面飘着一个大葫芦,里面躲着姐弟俩人。于是玉皇大帝派来寻找人类的灵鼠啃出个洞,救了姐弟俩,后来姐弟俩人结为夫妻。为了生活,丈夫到没有被水淹的大山去取回火种,点燃绑在牛头上进行耕种,就这样人类得到了光明,世世代代生息下来。后来人们为纪念这对夫妻,就把每年农历六月二十四、二十五定为火把节,沿袭至今。

时间似流水,山翩姑娘长大成人了。白天,妈妈教她织布、绣花和种地;晚上,妈妈教她唱歌、弹响蔑。女人要做的九十九件事,她样样精通;男人要干的八十八种活,她都拿得起。她绣的花,引来蝴蝶采蜜;她唱的《先基》,山上的羊儿竖起耳朵听,竟忘了吃草。

火把节习俗

西山上的一百零八座山峰,龙山最高;阿细姑娘有九百九,山翩姑娘最美,蝴蝶绕她飞舞,小伙子向她求婚。太阳还没有出山,姑娘的木屋挤满了媒人,这个说,那个讲,说得她脸红心跳,但她总不开口。妈妈忍不住了,拉住女儿的手唠叨几句:“唉,再好的马,总得有个人骑;再美的牡丹,也要有人观看;树大分枝,女大当嫁。

(一)祭田祭地庄稼:从农历六月二十至二十五。二十晚黄昏时分跳锣正式开始,跳锣队伍点起火把,敲击大锣。村民们将各自在家中祭祖或到田间地头祭田,成群结队进入各家各户昼夜击锣循跳,直至走完全村。

你哪能守着我过一辈子。高山上的独松,虽说不能成对,但有青枝绿叶作伴;波乃河上的鸳鸯不会说话,但能双双对对游河心;你这样一朵美丽的玫瑰,不能不让人来摘。”女儿微微抬起头,又羞答答地低下,喃喃地对妈妈倾吐真情:“妈妈呀妈妈,女儿是妈妈身上的一块肉,我怎能不听你的吩咐。蜜蜂说的话,只有鲜花听得清,女儿的心事,只有妈妈能猜透;山上的茶花,不见阳光不齐放;深山里的翠鸟,不见风凰不唱歌。”妈妈听了女儿的话,不再唠叨了。

(二)祭狗: 农历六月二十五。先喂饱了狗再用餐,以示纪念祖先。 俐 侎 人至今仍然保持着不吃狗肉的习俗。

要谈这桩心事,还得从火把节说起。每年这一天,远远近近的小伙子都到跤场上比武,所有的姑娘也要到跤场上跳月,人声、炮声、三弦声……闹得整个西山天摇地动。这年火把节,山翩姑娘已满十七岁。早上,她穿上心爱的衣裳,戴上妈妈给的手镯、戒指,头上还配上金黄色的绿都、红线,她左摸摸,右探探,对着一盆清水照了不知多少次,然后满意地向跤场走去。

(三)山歌对唱: 农历六月二十六。由团山村 俐 侎 族歌舞表演队出演 6个节目,接着就是山歌对唱,这是 俐 侎 青年男女谈情说爱的好日子。

走到山林边,突然一声巨响,天崩地裂,从山林里窜出一只老虎,张着血盆大口向她扑来,她正躲藏不及,忽听“噢”的一声,老虎猛地倒下,顿时在血泊中死了。山翩姑娘吓晕了,她只模模糊糊地看到一个熟悉的青年扶了她一把,轻声的安慰几句,她还来不及道谢,青年已经拖着死虎下山去了。

(四)洒火把:农历六月二十五晚上至二十六。由当地头人带领着全村 俐 侎 村民,到田间地头、村寨角落进行,洒火把,求吉祥。

山翩姑娘目送青年下山后,自己也慢慢地下山向跤场走去。

 

跤场上的笑声和大三弦声,提不起山翩姑娘的兴趣;清脆的笛声,也打动不了姑娘的心。她忙找救她的那个青年,想当面谢一谢。

     撰稿人:许灵锋,笔名踏雪,中共党员,科员

但找遍了人群,她认不清哪一个是救命恩人;爬完了所有的山顶,她听不出救命恩人的声音。她只好坐在一块大岩石上,呆呆地望着正在摔跤的人。

     单位: 云南省庆县郭大寨乡政府

太阳渐渐靠拢西边,场上的人群也逐渐稀稀少了。按照阿细人的风俗习惯,这时,已是赢得最多的大力士挂红布游场的时候了。顿时,场子里锣鼓喧天,礼炮齐鸣,人们的眼睛转向跤场上,山翩姑娘的眼睛也顺着鼓锣声寻去。突然,一个面熟的青年出现在她的眼前。她终于认出来了,挂着红布走在前头的,就是救她的那个青年。山翩姑娘才想起来救她的人就是村里的阿自。

     邮编: 675907

阿自有一副结实的身板,两眼黑亮,劳动好,为人正直,是远近出名的大力士。山翩姑娘和阿自从从小在一块长大,在一块儿干活。一根无形的红蜘蛛丝,早把他俩连在一起了。在山翩姑娘心里,阿自象西山顶上的青松,岩石上的苍鹰。山上的树木千万株,他是最高最壮实的那一株;草场上的骏马千万匹,他是跑在最前头的那一匹。山翩姑娘的心,早就象含苞欲放的花朵,等待着阿自来打开。阿自从虎口里救了她,又挂了大页,她的心和阿自更是越贴越紧了。

   

阿自的心里早已装着山翩姑娘了,他常常梦见她的笑容,走路的时候,也时时想看到她的身影。阿自家贫穷,火把节也得上山砍柴。今天,他早早地上山打了一挑柴,准备挑回家又去跤场比武。

刚到林边,见老虎向一个姑娘扑去,勇敢的阿自忙丢下担子,一刀把猛虎砍倒在地。待扶起姑娘一看,心里一惊,喃喃地说了几句更害羞地下山去了。阿自把死虎和烧柴放到家里以后,就奔跤场去了。虽然他早上打了一担柴,又砍死一只老虎,但他不知累,比了一场又一场,一连摔倒了五个。等比完挂了红布,阿自放心不下,忙寻找山翩姑娘。找遍人群,爬完山坡,都不见她的影儿。他焦急地往回家的路上走来,刚到岩石前,见山翩姑娘独自默默地站在那里。他跑过去轻声问道:“你伤着了吗?”她也轻声答道:“谢谢你,我没伤。”这时,阿自心里那块似千斤重的石头才落下。阿自说:“走吧,太阳快下山了,今晚又是火把节,回晚了,老人们牵肠挂肚的。”她虽然没有答话,可她的脚不由自主地跟随着阿自。走了一程又一程,话说了千万句,天黑了,他俩已到了村头,分手时,阿自问:“今晚的火把节,你能来吗?”山翩姑娘露出笑容,轻轻地点了点头。

晚上,姑娘们手举明亮的火把,由山翩姑娘领头从南头游过来;小伙子们也举着一根根火把,由阿自率着从东头游过去。两条火龙在公房门前的广场上会合,顿时广场上火龙飞舞,时儿两条并列,时儿你出我进。他俩的爱情,就象这六月二十四的火把,正热火着的哩。

送走了太阳,迎来了月亮。白天,他俩一块儿劳动,晚上,又一块儿唱《先基》。阿自唱道:“高山上的山茶花哟,引来了不少的蝴蝶;园子里的红玫瑰哟,蜂儿天天把蜜采。我有心来赏牡丹,不知花儿开不开”。

山翩姑娘接唱道:“山菊花要开等阳光,月儿没有太阳也不会发亮;蒲公英要开等露水,樱花开放正等主人去欣赏。”

阿自唱:“早上的露水,一见阳光就消失;山顶上的红蜘蛛丝,大风一来断无影,要想蛛丝永不断,请问什么人能把大风挡?”

山翩姑娘对唱:“青青的杨梅甜又甜,多吃味儿会发酸;宽宽的林海大无边,日久霜雪打青叶,若要蛛丝永不断,快请媒来把酒喝。”

你一言,我一语,唱得心里甜如蜜。

爱情,总不是那么顺利,象秋天的月亮,将圆时总会遇上“天狗。”在阿自还无钱去说亲时,碾诺土司已赶了九十九头牛来说亲,挑了七十七担布来送礼,背了八十八袋贝壳来订婚,被山翩姑娘拒绝了。土司想用武力抢亲。姑娘宁死不屈。土司怕抢亲不成又坏了名声,引起百姓反对。他知道山翩姑娘跟他的佃户阿自相好,心想,砍了树,不愁树上长的东西不归我。于是,土司准备把阿自撵到别村去。

本文由mg娱乐场4355手机版发布于mg4355电子游戏,转载请注明出处:阿细姑娘的红绿腰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