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秀接娘娘 ————娶媳妇抬花轿、夹匣子、顶

白鸡姑娘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早年间,玉莽篡权,要杀外甥刘秀。刘秀东躲西逃,逃到如今的周至县终南一带。一天晌午,他一个人骑马在一条田间小路上奔逃。当时,人困马乏,又饥又渴,嗓子里干得直冒烟,想找户人家讨碗水喝,可路两旁除了长满玉米的庄稼地,连个人家的影子也没有。他只好强打精神往前走。走着走着,迎面来了一个村姑,一手提个瓦罐,一手挎个竹篮,篮里飘来一阵阵饭菜的香气。
  闻到饭菜香,刘秀实在迈不动脚了,厚着脸皮向姑娘讨要。姑娘好为难呀!这饭菜是送给锄玉米的老爸的,连一点多余的也没有。可姑娘看着刘秀灰尘满面,又饥又渴的样子,心中不忍,就把送给父亲的饭菜给刘秀吃了。那饭是绿豆小米稀饭,馍是芝麻渣卷的花卷馍,菜是嫩芹菜窝的浆水菜。这顿饭,刘秀吃得那个香呀,好像他一辈子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的饭。
  吃饱喝足了,刘秀有了精神,这才仔细打量起那个村姑来。只见她柳叶眉儿弯弯,杏子眼儿圆圆,悬胆鼻子樱桃口,脑后一条黑油油的大辫子。虽然穿着一身粗布衣衫,可那样子,看起来简直比三宫六院的妃子还美!
  这刘秀看着看着,便有了非分之想。可后面王莽追得紧哇,再加上又受了人家姑娘的恩惠,这人,总得讲点良心吧。刘秀就对姑娘说了:“我是真命天子刘秀,今儿流落到此,遇到姑娘救助。一饭之恩,永世难忘。往后我若铲除奸佞,面南背北做了皇上,一定要用八抬大轿,接你进宫去当娘娘,享尽人间荣华富贵。”说完又问姑娘住址,将来接娘娘得有个准地方呀。
  姑娘看着刘秀那歪戴帽子反穿衣的狼狈相,抿嘴笑了笑,指了指身后的村子说:“我们这个村子叫豆村,是个大堡子,可别迷路了呀!村当中有个老戏楼,你将来就到戏楼前边接娘娘吧。”
  刘秀大喜,又跟姑娘约定:将来接娘娘时抬上大花桥,胳膊夹个红匣子,匣内装张大红贴;姑娘呢,你要顶上红盖头,穿上绣花鞋,以此为证。说罢,辞别姑娘,匆匆扬鞭而去。
  果然,这刘秀以后还真当了皇上,他享尽荣华富贵,吃香喝辣,山珍海味都吃腻了。有一天,忽然想起逃亡路上吃过的绿豆小米稀饭、花卷馍和浆水菜来。一时馋得直流口水,一叠声地喝命手下快到豆村去接这位娘娘。
  手下人按照皇上的吩咐:抬着一顶大花桥,胳膊下夹一个大红匣子,一路仙乐唢呐,吹吹打打,直奔豆村而去。
  话说那个姑娘,哪里把当年刘秀的话当回事,再说人家那时已经有了意中人了,不过说说而已。这会儿,早都结了婚当了娃他妈了。想不到刘秀还真抬着八台大轿奔村里来了。那么一大伙人浩浩荡荡一进村,往村中心戏楼前一站,可吓坏了一堡子人。
  怎么办?让别的姑娘顶她去吧,找来找去,这个娘娘真还没人愿意当呢!姑娘跟村里几个管事人一合计,有办法了。
  那伙人在老戏楼前正等得着急,只见村子南面来了一头骏马,上面坐着一个头顶红盖头,脚穿绣花鞋的姑娘。没错,就是!几个人连忙抬着轿子迎了上去!可是,就在这时,村子北边又来了一个同样打扮的姑娘!
  咋一下子来了两个娘娘呢?该接谁呢?接娘娘的人正在奇怪,村子正东、正西、东南、西南、东北、西北,几条路上都来了同样打扮的姑娘!
  这一下,接娘娘的人傻眼了!到底该接谁呢?接错了不行,不接更不行!圣命难违,接不回娘娘是要杀头的呀!那个夹匣子的灵机一动:随便抓一个不就交差了吗!于是,他们兵分八路,急忙追去。
  再说那八匹骏马,早已蹄声得得,不知道跑到哪个巷道里去了!要知道,这豆村堡,大得出了奇,绕城九里三,三十六个丁字巷,二十四座小庙,单是城门楼子就有八座,简直比长安城小不了多少!你哪里去找?
  这一伙人没找着娘娘不说,还迷了路。在村子里瞎转悠了半天,好不容易在村中心老戏楼跟前碰了面。没找着娘娘,回去咋交差呀?总不能抬个空轿子回去呀!几个人商量来商量去,只得把下帖的红匣子放在轿子内,又把轿子放在老戏楼前,灰溜溜地回去了。
  所以,后来这方圆一带,无论哪家姑娘出嫁,男方必须夹着装有大红贴的匣子(人称“夹匣子的),用大花轿来接媳妇;而新娘子必须头顶红盖头,穿上绣花鞋才能上花桥。

从前,有个孤儿,他今天帮这家放牛,明天为那家放羊。他孤苦伶仃地打发着日子。

有一天,他在山上放牛,突然听到“救命啊!救命啊!”的呼救声。他赶紧跑去一看,原来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一只恶狼正张牙舞爪地向他扑来扑去,老馆东躲西闪,眼看快让狼抓祝孤儿马上抽出腰间的镰刀,奋不顾身地冲上去向恶狼狠狠地砍了一刀,但只砍掉了恶狼的一条腿。狼拖着一条断腿,曝叫着逃跑了。

白发老馆给吓得昏了过去,孤儿扶起老馆让他靠在自己身上,轻轻地叫唤:“老阿爷!老阿爷!”老馆慢慢醒过来了。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小伙子怀里,就感激地说:“青年人,谢谢你救了我的命。今天要不是遇上你,我早让狼吃呷!”孤儿诚恳地说:“老阿爷,不要这样讲,看见别人遭了难,相救是应该的,不值一谢。只是老阿爷这把年纪,一个人到深山老林来整哪样呀?”

自发老馆说:“我的家就在这座山上,离这里不远。今天无事出来走走,想不到遇上恶狼,多亏你呀!我也无心玩了,年轻人,走,上我家去坐坐吧!”

孤儿说:“我还要放牛呀,牛打失了,主人会怪的。”

老馆说:“你放心,牛不会打失。若打失一头,我赔你两头。”

他跟着老馆来到他家,只见满屋金光灿烂,到处是金银珠宝,光彩夺目。孤儿奇怪地望着老馆,半天说不出话来。

老馆笑笑说:“青年人,你救了我的命,这堆金银珠宝,你拿多少都可以啊!”

孤儿看着闪闪发光的金银珠宝并不动心,他想:我是一个孤儿,要这东西有什么用?再说救了人就要人家的东西,这算什么人?这时,院里有个小白母鸡咯咯咯地叫着向他走来,他刚蹲下去,小白鸡就跳到他肩上,他高兴极了,对老信说:“老阿爷,你就把这个小白鸡给我吧?”

老馆听孤儿只要小白鸡,说:“年轻人,一个小白鸡对你有什么用?还是拿些金银珠宝吧?”孤儿回答:“老阿爷,如果你舍得,我只要小白鸡。若拿了金银珠宝,别人会说是我偷的。”

老信沉默了半天,最后说:“你喜欢小白鸡,就给你吧!不过,你要象对待我的女儿一样对待它呀?”

孤儿自从有了小白鸡,生活十分愉快。他给小白鸡做了个精巧的窝,把它喂得饱饱的。

有一天上午,他放牛回来,正准备生火,却发现桌上已经摆好了热腾腾、香喷喷的饭菜。他心中十分惊奇,自己孤身一人,一个娘娘嫁在邻村,也因为自己穷,爹妈死后就没有来过了。是哪个呢?但肚子已经饿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吃了再说吧!吃了饭,他锁上门又放牛去了。晚上回来一看,桌上又摆好饭菜。以后一连三天都是这样。他再也忍不住了,决心弄个水落石出。

一天,他把牛咳到山上让人帮看着,又跑回悄悄躲在屋后的竹林里,从窗口望着屋里的动静。突然,只见关在窝里的小白鸡用头顶开了门,轻巧地跳了出来,它拍拍翅膀,转眼变成了一个十分漂亮的姑娘。她头戴银光闪闪的顶巾和银箍亨身上的半节衣和接绿布裤②鲜艳夺目。她轻轻地走进灶屋,熟练地拌面、洗菜、烧火,不一会儿,她就把饭菜烧好了。

他看呆了,直到姑娘出了灶屋向窝走去时,他才醒悟过来,赶J忙从窗口跳进屋里,一下拉住姑娘,说道:“阿妹,请你不要再变成鸡了吧?!我一人怪可怜的,你就做我的媳妇。陪我过日子吧!”

姑娘害羞地点了点头答应了。

从此,穷苦的孤儿有了媳妇,又盖起了豪华的房子,不久,他们又有了成群的牛羊鸡鸭,过上了美满的生活,人们都为他高兴。

他娘娘听说外甥发了财,讨了媳妇,不知是真是假,就亲自来看,果然,外甥有高楼大厦,牛羊成群。孤儿见已多年不来的娘娘突然来了,心中非常高兴,他们亲切地招待娘娘。

吃饭时,娘娘看到桌上摆满的都是自己从未吃到的菜。她看到外甥的日子这样好过,心中很是嫉妒。可她脸上却装出笑容,亲切地说:“我的儿,这几年,你娘娘事多,没有时间来看你,这下可好了,你有了媳妇,又有了这么多的鸡鸭牛羊,娘娘我可放心了!

本文由mg娱乐场4355手机版发布于mg4355电子游戏,转载请注明出处:刘秀接娘娘 ————娶媳妇抬花轿、夹匣子、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