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何其漫漫,世界何其泛泛

如果长大之后,要面对的是这样的人生,我们还能走下去吗?

《四重奏》里面三十岁的女人都活得很明白。
最近觉得比起活得开心,
活得明白更重要一点。
三十岁的女人已经有了自己的阅历,对于自己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清楚地认识着现实,有自己的成人法则去面对感情生活工作。

〖生活即谜 小悬疑 小逗比〗 如果要说《四重奏》在题材风格上最大的特点,大概是它实现了对“悬疑”的叛离,完美融合了悬疑和逗比两种异质元素,呈现出“生活即谜”的独特质感。 说到悬疑,典型当推WOWOW的剧,昏暗的色调、低沉的配乐、惊人的谜团,步步推进的叙事方式,把悬疑演绎到了极致,却同时也凝固成一种经典和程式,宛如“作茧自缚”。而《四重奏》则像是“破茧化蝶”,在疏离和游走中碰撞出更多的可能性。在“丈夫失踪”的疑念下,它讲述的其实都是最普通平淡的生活,每个人都是一个谜,都带着难以言说的秘密。一集中常以一人的过往为主线,同时分散笔墨兼及他人、点到为止,并穿插当下的时间、在细节和碎片中拼凑出四人感情上的微妙“四重奏”,作者控制着节奏,抽丝剥茧,不缓不急,恰到好处。

四个脱离社会的“無能青年”组成的quartet,在这个寒风肃啸的冬日,却来了片刻宁静。

异性闺蜜九条—即使是备胎,但是也有清醒的认知

这种伏笔和延宕的笔法在第一集尤为明显,比如四人为炸鸡加不加柠檬汁的小事争执不下之时,我们可能会笑着说有意思,佩服编剧的脑洞,可是当结尾听过阿卷的自白再回想,就难免细思恐极,那张若无其事的表情下面内心究竟有多少暗潮汹涌?同样的,“人生には3つの坂がある、上り坂、下り坂、まさか”说到一半被搁置,“夫婦は別れられる家族なんだと思います”被汽车的声音掩盖掉,没听清楚的别府君甚至不合时宜地说了一句“良いな”,在结尾处,积蓄的悲伤和凄凉一下子倾泻而出,听着阿卷依旧平静的声音,一瞬间竟让人无所适从。

谈谈梦想/

故事的情节大概是这样的,相处日久,别府鼓起勇气向阿卷表白,遭到拒绝。失意之际,他又借宿在即将结婚的同事九条家里,并和九条发生了一夜情。按说,在任何字典里,这都是渣男的代名词。可事实却是,九条也不是不喜欢别府。缠绵过后,别府对九条说,我们结婚吧。九条给别府下了一碗面,两个人坐在晨光熹微的阳台上吃。因为冷,九条匀了一部分红围巾给别府,对他说:“反正我也一直喜欢你,所以才和你睡了。……这种事情就仅限于今天而已。可是,在寒冷的清晨,在阳台吃的札幌第一拉面很美味,就把这当做我们之间的高潮不也很好吗。”我觉得一段漫漫的成年关系里,有意义的时刻接近于谈恋爱的那些时刻吧。
成人的爱情真是太清醒了。喜欢九条对感情的清醒自知,我喜欢你,但不能和你结婚。感情是需要对等的,成人之间错过了当初的契机,我也只是你退而求其次的便利店选择。仍然喜欢你,但还是要和无聊的人结婚。发生就发生了,毕竟还要过各自的生活。留点回忆,就算告别的礼物吧,这也是成年人之间才有的默契。相较于现实感情的藕断丝连,九条实在是太聪明洒脱了,成人的感情最需要的就是克制。
特别喜欢九条下面说的这段台词,对于单相思、备胎、说得文艺又清晰。

〖甜甜圈的洞〗 四人乐队的名字,来自于老钢琴家的一句话“所谓音乐,就像是甜甜圈的洞一样,因为是有欠缺的人在演奏,所以才会成为音乐”,在我看来《四重奏》正是在讲一个关于欠缺的故事,关于缺陷、以及缺憾的故事。 挺喜欢看别府君穿那件卡其色的毛呢外套,像维尼熊一样憨厚温和,别府是个典型的老好人,甚至脾气好到会受点欺负,带着奇特的呆萌感。从第一眼看到阿卷的演奏,到第三次看到身着婚纱的阿卷,他的心动仅仅停留在胸膛微微的一热,却始终没有勇气踏出一步。而当他的表白遭到阿卷的拒绝,便转向暧昧多年的女同事九条开口求婚。又一次,被拒绝,又一次,在婚礼的现场目送新娘离开。别府似乎总是慢了那么一个节拍,兀自摇摆着,直到本可属于的美好偷偷溜掉。当然,九条是明了的,他自以为真诚的求婚不过是失意、不甘、寂寞种种情感的混合,就像是溺水的人挣扎着想要抓住点什么。所以她把两人围着一条围巾一起吃泡面的画面定格为最后一幕,到这里,刚刚好。 这部剧常常会让我们陷入一些道德困境,就像我们很难去评价别府的做法是对是错,是好是坏,只是,我们似乎能理解那种心情,我们在同样的境遇下也可能做出同样的选择。正像是九条所说,每个人都有各自ずるい的地方,人性本身就软弱有所欠缺,而我们也只能抱着这些欠缺走下去。

图片 1

图片 2

〖亦笑亦泪 亦喜亦悲〗 这部剧中有太多的缺憾,但我很喜欢编剧对缺憾较为克制的处理方式。所有的人都接受这些缺憾,没有大吵大闹,更多的是笑中带泪。 家森最终没能如愿与妻子重新开始,他与儿子合奏了一曲之后也只能挥手告别,在雪地刺眼的阳光里单手捂着眼睛流泪。可是呢,当他回到屋里,看到另三个人画着夸张的大眼睛,笑出声来,缺憾终究是缺憾,但也总有些小温情给我们救赎和希望。 第五集里面,四个人玩起了cosplay,夸张的服装和动作让人忍俊不禁,为了陪赞助商喝酒而放弃排练,无疑是本末倒置,但面对只为娱乐的观众,音乐就显得那么卑微而不值一提。这就是现实,欢快的音乐和舞步却让人倍感心酸。

梦想是什么?

前妻茶马子—对于婚姻复合,已经看得不能再清楚了

〖爱情消失于何方〗 到第六集,编剧终于愿意缓缓揭开“丈夫失踪”之谜,从一见钟情到逃离,甚至没有冲突和争吵,可爱情就在两年的时间里消失殆尽了。谁都没有错,只是悲剧发生了。 他想要的那个拉着小提琴,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阿卷,她渴望的确实一个可以让她放松做自己的家人。他送她诗集,她只读了几页,他给她看自己写的电视剧,她只能用“好人”、“坏人”来解读,她走不进他的精神世界,他也终究不再解释。而她呢,为他选择了做一个平凡的家庭主妇,却失去了对他的吸引力,放下光环表现出真实的一面,丈夫却不愿意接受真实的她。他们都在努力着,她尽量讲些好玩的事,却不知他只觉得她眼界狭小,他默默吃掉加了柠檬水的炸鸡,却不知这样自以为是的“温柔”给她带来怎样的疏离感。他们都尝试挽回,只是,积重难返。 双线叙事让我们看到了两人心境的变化,清楚,也残酷。爱情就是个不听话的爱躲猫猫的小孩子吧,来的时候兴高采烈的,可一旦走了,就是走了,责任、承诺都无能为力,最多只能营造出“爱情还在”的假象吧。

梦想在被定义成梦想的时候,大多数已经胎死腹中了。

《四重奏》里家森和前妻茶马子的故事,或许结婚只是一个契机吧,契机影响了当下的想法,一时冲动就结婚了,家森说当时也是对人生没有希望了,如果有希望谁还会结婚啊。确实是,现在都是为了结婚而结婚,因为结婚可以实现各自的需求,所以结婚。然后呢,都像家森一样总是在想,如果当时没有结婚就好了,结果只有离婚,又然后呢,和现实一样狗血的是因为孩子而有复婚的想法,茶马子却说把孩子当做维系关系的纽带的时候,夫妻之间就完了。难道不是这样,就是这样,如果婚姻是这样又为什么要结婚呢?谁不想因为爱而结婚,如果只是找个人过日子,一个人不是更轻松自在。

〖关于一些小细节〗 轻井泽 近代著名的温泉疗养之地,也留下了不少文学家的故事,天生带着点风雅又陈旧不合时宜的情调,正与故事中的几人相配。 明日之丈的帽子 老钢琴家一身朴素,却唯独戴了一顶鲜艳的红色帽子,家森和别府一眼就认出那是《明日之丈》的帽子。《明日之丈》最有名的场面莫过于结尾处主角将生命燃烧殆尽,坐在拳击台的椅子上,全身雪白。而这部剧中老钢琴家一生失意,被戳穿了谎言后在纷乱的落叶中步履蹒跚,风吹掉了他红色的帽子,他就执着地追啊追,扑倒在地上。漫画里的英雄和悲壮,到现实里只剩下狼狈和惨淡。

知道自己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实现它、完成它,并把它从兴趣一栏里给划去、升级,附上一个听起来十分洋气的名字。

图片 3

〖为我的小雀写点什么〗 雀是我最喜欢的人物,她会穿着松松垮垮的背带裤走来走去,会在桌子底下睡着,会偷吃家森的布丁还振振有词,有点孩子气,有点不讲道理。其他三人都是隐忍的,只有她哭哭笑笑中间多了那么一些真性情。 人长大了,就越来越善于隐藏感情,越来越熟练地计算付出和得到,小心翼翼地观察判断,步步为营。因为我们都太精明透彻,都太懂得不让自己受伤。而她却在以真心碰撞,即使知道别府对阿卷有意,她依然踮起脚尖亲吻了他,说“WIFIつながりました”这样的率性,不也很美好吗?

事实上,我们长大后都会明白的一件事是:

“你这样就好。”这样说着阻止准备怒摔小提琴的前夫的妻子,会为了仓鼠而难过的茶马子或许才是最明白最淡然的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水幽蓝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那些小学时、初中时,甚至大学的时候写过的一篇又一篇以梦想为题的作文,大多都不会实现。

卷—一个独孤而强大的女子,懂得巧妙地拒绝爱慕者的告白

可以实现的是梦想,不能实现的是现实。

在剧中别府暗恋阿卷,终于下定决心对阿卷告白。而阿卷是有着强烈的自我主见,心思缜密而且聪慧非常,在别府告白的时候,阿卷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不伦的恋情注定不会被世人接受,也不会被现在的阿卷考虑。所以她坚定拒绝了别府的告白,告诉对方莫要空欢喜一场。虽然别府气场和阿卷有时候不合,但在这里家居洗漱台上有了尘世的烟火气息异常相合。丈夫失踪后阿卷大概需要一个拯救她的人引导她,别府或许觉得自己足够温柔善良来充当这个人。但是来的太迟了,若是仅仅四重奏朋友可以,但恋人的话,不恰当时候的恋情只是一场空欢喜。无关性格喜好,只是不对的时间,而后都失去了评判的基准。

成为了大人后才会知道的内绪话,都不会轻易对小孩子拆穿。

图片 4

如果要问我,现在的我后悔吗?

小雀—经世事打击,却对暗恋不失天真可爱。

我会回答说,有一点点,但并不想重头来过。

小雀是一个哭着吃过饭的人,是能够走下去的。母亲早就过世,爸爸因为诈骗蹲监狱,她长期被寄养在各个亲戚家,还被同事排挤。
剧中小雀喜欢别府,但是她知道喜欢别府喜欢卷。在听了有朱的话:“表白是小孩子才会做的事,成年人需要的是诱惑”,从拿着矿泉水瓶的假意试探,到化身为猫钻进别府被窝,惊吓的别府问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是连不上wifi了吗”。但最终完成了猫到虎的偷袭,将wifi连上了,爱意最终被正面传达接收。

喜欢的东西有很多,漫画、画画、音乐、写作。

图片 5

如果只把他们当作兴趣来看待,想到的时候捡起来擦擦干净,擦到透明的时候就足够令人开心了。

总感觉连wifi要火,本是托词却成为很妙的比喻,孤独的灵魂因连wifi而有了更广阔的世界,美好而幸运。

然而一旦成为了工作,需要凭借它去生活,无论是它还是我,都从一定程度上变质了,身上的担子重了,单纯的热爱也被一点点拖垮了。

图片 6

变得功利了。

《四重奏》里面活得明白的三十岁的女人不是为了让人对爱情绝望,而是奉劝人们丢掉无谓的幻想。做最坏的打算,才能迎接最好的可能。既然谁都躲不过,不如趁早接受:撕掉纯爱的糖衣吧,我们终将拥抱成人世界的冷酷真相。

“不怎么怎么样就会怎么样,就不会怎么样”,这些情绪总有一天会变成一把利刃,戳坏原来轻飘飘的泡沫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一壹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可是无论是谁都会有这么一个欲望,谁愿意一辈子和不热爱的事业生活在一起呢?

别府君说,他喜欢甜甜圈洞四人组不认真的那一面,即便被世人责备,他也会竭尽全力娇纵他们的。他不希望,他们也变成像他一样,为了生存而工作,为了工作而舍弃真爱的人。

成为那些别人口中有上进心的社会人。

小雀只需要睡回笼觉、家森不用一周七天都去上班。

大家只需要安安静静坐下来争论炸鸡块上要不要洒柠檬汁,要和西兰花说谢谢,一起吃意大利面,冬日坐在大雪上挖个小洞钓鱼,在音乐厅里四重奏,这样就够了,我觉得挺好。

就做那么一个平凡人吧。

就在轻井泽的别墅里。

ちょうどいい。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谈谈爱情/

(一)

《四重奏》里比较让我醉心的不是四个人的直线单恋,更多的是阿卷与她丈夫的婚姻。

她的丈夫是这样一个人。

厌倦了母亲之后,会突然有一天像逃避什么一样失踪;

厌倦了她之后,也会在某一天失踪,整整一年毫无音讯。

我一开始在责怪他,心想,为何会有这样的男人,后来才发现,他是每一个我们,是每一个我们内心的真实面。

图片 10

图片 11

有时候很害怕的就是去承认这么一个事实:爱终究会消失。

所以大家会在一起、会分手,会结婚,也会离婚。

本文由mg娱乐场4355手机版发布于mg4355官网登陆,转载请注明出处:人生何其漫漫,世界何其泛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