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爭議人物清白

二次大戰時候,蘇俄紅軍進駐柏林,納粹德軍節節敗退;電影《希特拉的最後12夜》〔Downfall/Der Untergang〕把三名當時在德國總司令部地下基地工作的當事人:秘書祖度楊格(Traudl Junge)、一名電話接線員及一名軍官上校的日記摘錄和目擊證詞串連重組,把德軍瀕臨瓦解邊沿的這一段日子,地下基地內外,總統希特拉自殺前後在柏林所發生的事逞現在觀眾眼前。

2011-04-12

控訴納粹暴行
也作自我反省

據說,這部電影在德國上映時引來極大爭議,有評論批評電影淡化希特拉在二次大戰時的惡行,只把他描寫成一個壯志未酬而歇斯底里的失落政客。誠然,電影中沒有心狠手辣老謀心算的政治手腕,亦沒有羽扇綸巾勝算在握的軍事調度;電影中的希特拉,患上柏金遜症,無法確實地掌握自己的軍力,無法凝聚軍心,部下都不予以信任,對軍令陽奉陰違,逕自撤離崗位,逃離柏林,發動政變,對外訛稱希特拉病重垂危,無力執政,圖謀與俄軍談判,宣佈戰敗;電影中的希特拉表現溫文爾雅,嚴然謙謙君子,對女仕們溫柔體貼,對小孩呵護備至,其中一幕,部下的兒女都圍在希特拉身旁,甚至坐在他膝上唱歌,就是前所未聞,難以想像的畫面;電影中的希特拉,不是「希魔」,也不是「納粹狂徒」,而是「總統先生」,是「希特拉叔叔」...相比起多年來接觸過的其它描述,電影中的希特拉無疑更像是一個人。

沈旭暉:《皇上無話兒》的希特拉陰影

還爭議人物清白。德國納粹暴行罄竹難書,而控訴此宗人類浩劫的文藝作品也是汗牛充棟,過了幾十年後到今天,仍然有新電影出現來訴說該段慘絕人寰的歷史。但是今天要拍一部這個熱門題材的作品來感動他們,老實說,也並不容易,因為很多珠玉在前,而觀眾又看得多。現在這部記述納粹屠殺猶太人的電影,由已到美國發展的荷蘭
導演Paul Verhoeven回到祖國拍攝,一下子令到這部荷蘭電影《黑色名冊》成為國際間受關注的作品。
今天能拍攝德國納粹暴行、而又能提名各個歐洲電影節的電影,果然有看頭,荷蘭演員臉孔、場景都新鮮,劇情(真人真事改編)有趣味性:一位女歌手死裡逃生,後來潛入敵人大本營,拯救抗德的義勇軍同胞,再次死裡逃生。然而在戰後,她一樣沒有好日子過,只因「所有倖存的人,都是罪人」。
這部荷蘭電影在結尾部份寫戰後荷蘭人的態度值得大家省思。本片女主角在戰時於德軍部門忍辱負重工作,目的是尋兇報仇,並拯救被捕的地下軍,分秒都活在死亡陰影下。但是像她這樣工作性質曖昧的人,在戰後卻受到不知情的同胞大眾誤解,以為她在戰時「朋比為奸、助紂為虐」,所以特別跑來清算她。導演Paul Verhoeven醞釀了多年,終於把這個受爭議的人物搬上銀幕,試圖還她一個清白。
飾演女主角的演員Carice van Houten風采迷人,被拿來與電影史上傳奇女星Greta Garbo相提並論。今天銀幕上所見皆是好萊塢式女性臉孔,難得看到一個成熟的荷蘭女星,便會有驚艷感覺,急急把她與傳奇Greta Garbo扯上。
Paul Verhoeven在美國好萊塢莊拍的電影我沒有好感,但他今回拍的這部荷蘭電影叫我對他另眼相看,畢竟拍電影講國仇家恨、肺腑之言,總會誠懇、真摯、熱情,令人感動。能作世界發行的荷蘭電影不會多,因此從來未看過荷蘭電影的影迷,不妨從這部電影開始吧!(完)

【CUP茶杯雜誌】《皇上無話兒》(The King’s Speech)囊括多個奧斯卡大獎,一眾演員的演技自然得到肯定,但電影最重要的靈魂角色其實一直沒有出場:那就是納粹獨裁者希特拉。英國國王口吃,本來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忽然變成國際議題,除了因為英國的二戰對手德國由口才出眾的希特拉領導,更因為當時英國上下親德風氣盛行,才令英國王室深深捲入現實政治。要了解電影的時代背景,必須從愛德華八世談起。

愛德華八世的親德情結

本文由mg娱乐场4355手机版发布于mg4355官网登陆,转载请注明出处:還爭議人物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