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演疯狂的石头走红,道哥老了,黑皮老了,而

影片很浓郁的宁式风格
无论是剧本还是摄影

看完了《非诚勿扰》这样靠旧段子攒起来的大片,再看《疯狂的赛车》果然是不同凡响,起码视觉上很有些激荡,对国外特效的模仿也称得上化腐朽为神奇,人物线索之众多但又能够叙事从容不迫的国内绝无仅有。只不过,还是在几个地方有点不适。
首先说背景城市厦门,如果是去过的人看,那么应该是有不少共鸣吧,比如看到那个高速入口或海滩什么的必有人会心一笑。但我没去过,也没看出哪些是很有地域特色的,看得出看不去没什么大碍,只是反感有些评论又开始赞扬说“这回又挑了一特色城市”,特色在哪儿啊?黑帮是台湾的,土贼是陕西的,主角是青岛的,师傅仿佛是川滇一带的,要说方言大杂烩是特色,那这样的城市就忒多了。抛开人物说建筑,特色又在哪儿啊?这跟导演没关系,其实就是那帮捧臭脚的多余。
台湾黑帮和泰国毒贩。《疯狂的石头》精彩的主要原因在我看来就是大众化小趣味,平凡的主角,平凡的小贼还有常见的缺德大老板,唯一不平凡的香港大盗成了比较突出的或者说是最该着倒霉的。可是在《疯狂的赛车》里,大众小趣味消失了,换来了一帮精良的台湾黑帮,披发纹身,M92不离手,无形中一下就拉开了和我这样平头百姓的距离,除了电影里,谁见过这阵势的呀?而且要走国际化黑帮笨贼戏路的话,缺陷就比较多了,就算只拿港片比,如同《一个字头的诞生》里那个说着“让你们见识见识台湾黑帮的style”那个老大,差的就不是一点半点。至于泰国毒贩,简直就是个怪胎,用远离普通生活的笑点逗老百姓笑,亲切感注定消失。
我不知道是否应该将《疯狂的赛车》理解为国际化加强版,但当《疯狂的石头》里的小聪明全部转变为更复杂的叙事和特效,原有的属于平头百姓的想象空间遗失殆尽。两个陕西贼似乎完全是为了创造新语汇而存在,猥琐到没有任何型格。人物从黄渤开始全都面目可憎,画面也总是显得脏乎乎,除了有植入广告的段落,说到这里我大胆预测一下,鉴于相关机构对影视网络的制度化管理,相信不久以后就会有人站出来说:怎么搞的嘛!?这么多植入广告,太商业了嘛!我们要为文化产业清理整治环境,不能允许这样铺天盖地的广告污染,就如同对电视购物节目的限制,其实呢?看着别人从广告商那里大把赚银子,心里肯定不好受嘛啊哈哈,立此存照!

图片 1

不过相比疯狂1来说,要稍逊些

演员刘桦出演《疯狂的石头》道哥,三人盗窃小组的头儿,行走江湖多年,该狠的时候绝不含糊。带着俩兄弟几次作案都没能得手,偶然偷到同道中人麦克的箱子,意识到对方想偷翡翠,于是他也开始打翡翠的主意。发生着“偷梁换柱”、“得来全不费工夫”、“以真换假”、“完璧归赵”等巧合奇遇的故事。道哥和他的兄弟如过街老鼠,在山城的环形高架桥上,亡命而逃。如今57岁的刘桦 也老了,岁月沧桑开始爬上脸颊

故事整体感觉没有1复杂,但是却感觉比1要凌乱

图片 2

1里的一些经典设定,2里也有。
土贼土匪派,职业杀手派,警察派,1多了个内贼2还多了一个黑帮派
总之矛盾关系多方的设计多少有些雷同

演员黄渤出演《疯狂的石头》黑皮,跟着道哥一起混的笨贼。身上有一股单纯的傻劲儿,急躁鲁莽,容易冲动,随身携带榔头,·还有一只在拉盖上标注了中奖假信息、用来诈骗的特制易拉罐。先是三个土贼在列车上对一帮老弱妇孺诈骗未果,然后放在旅社里,却被隔壁住着的保卫科同志看到后信以为真,有了次北京之旅。1974年44岁的黄渤也在脸上有沧桑的表现,开始变老了!

本文由mg娱乐场4355手机版发布于mg4355官网登陆,转载请注明出处:同演疯狂的石头走红,道哥老了,黑皮老了,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