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会看见鬼魂?

_extended="true"> 卡落斯·斯卢茨基的小猫死去有一段时间了,但是,现在他仍会偶尔见到它。对于斯卢茨基来说,这不仅仅是幻影,小猫似乎就藏在他视线的某个角落里,如同在杂乱的日常声音里被误读的某个动作。转念间,幻影又悄悄的溜走了。当悲伤渐渐隐去,斯卢茨基这才意识到,他的昔日好友已“从当前的世界中隐退,回到与深爱之人共度的苦乐参半的回忆之中去了”。 已逝者仍在。他们活在我们的心里,也活在我们的精神世界里。当然,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只停留在感觉里:看到幻影、听到幻音、嗅到气味、触到物件或者感觉他们犹在。失去至亲至爱的人,人们往往会因悲伤而产生幻觉,但是,他们很少会与其他人讨论此事,因为他们担心听者会以为他们因为悲伤过度而精神失常了。当今社会通常将幻觉与毒品或者精神疾病联系在一起,但是,我们知道,身体健康、头脑清醒的人也常常因压力过大而出现幻觉。 人们往往因悲伤而产生幻觉,即使故人再现眼前这样的幻觉也并不罕见。瑞典哥德堡大学研究员阿涅塔·格林比(Agneta Grimby)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80%的老年人在丧偶后的一个月内,都会产生与之相关的幻觉,就仿佛他们还没有完全领会到那个人已经永远的离开了。近1/3的人都会讲述他们与幻觉中的人对话的经历,这足以证明这种幻觉是多么的逼真。换句话说,这些幻觉不只是无关大雅的假象,他们可以唤起生者感知死者生命中最具价值的东西。 偶尔,幻觉也会令人心碎。德国研究人员在一项报告中说,2002年的一个案例中,一位中年女性的女儿过度吸食海洛因而死亡,这位母亲悲伤过度,经常会“看到”女儿,有时还会听见她喊“妈妈,妈妈,我冷。”幸好,这种令人悲痛的幻觉并不经常出现。大多数人在失去亲人后都可以从幻觉中得到些许安慰,仿佛他们又接触到了已逝之人生命里某些积极的东西。极度的悲伤可以产生愉悦的幻觉,例如感知到与去世之人共享婚姻的美好。 也有可能悲伤幻觉会因文化不同而有所不同。人类学家曾告诉我们,不同文化里关于死亡的仪式、信仰和社会习俗是有很大不同的。但是,我们无从知晓这些不同会如何影响人们对于那些已经逝去的人产生的幻觉。 文中开头提到的那只小猫的主人卡落斯·斯卢茨基是美国乔治梅森大学跨文化研究员。他指出,在非欧洲起源的文化里,“在这里”和“在那里”之间的区别并没有定义的那么严格。因此,悲伤幻觉并非对每个人而言都是那么令人担忧。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他讨论了一个西班牙老妇人的案例。这个妇人经常会“见到”他英年早逝的两个孩子,这是他社交生活中赖以获取安慰、并且颇具价值的一部分。其他案例研究报告中指出,在霍皮印第安人或者阿曼Mu Ghayeb人的文化里,这种幻觉被视为是令人愉悦的。但是,目前还没有系统的研究讨论此问题。

三岁多的女儿突然对于死亡变得特别敏感,连续四五天每天晚上关灯睡觉前,都会不断的追问着关于死亡的问题:

前不久,79岁的琼瑶发表了给儿子和媳妇的一封公开信,在信中,她叮嘱儿子,无论自己生什么大病,都不要动大手术,送加护病房,决不能插鼻胃管,只要让她没有痛苦地死去就好。“生命是偶然的,死亡却是必然的,为何我们要为诞生而欢喜,却为死亡而悲伤呢。”

“妈妈,你会不会死?”

前不久热映的《金刚狼》终结篇,历经几个世纪的狼叔终归尘土,但看到小狼的出现,仿佛生命有了延续,悲伤就不再痛彻心扉。

“那你们会变老吗?人老了是不是就会死?”

亲人的逝去,如何向情绪敏感的孩子,解释他们所珍爱的人已永远的离去呢?在这个春花烂漫的时节面对死亡的话题,一定是悲伤、凝重的吗?让我们看看国外的华人是如何运用中西合璧的智慧和孩子轻轻谈“死亡”。

“你们死了我怎么办啊?我会好孤独的”

谈还是不谈?

“我会不会死啊?”……

和年幼的孩子讨论死亡,中国传统家庭大都是比较忌讳的。旅居德国的西蒙妈妈就认为孩子太柔弱,别说直面死亡,连生重病的人,都不想让孩子去接触,所以去医院探望病人也一般不带孩子。

每当这个时候,我的大脑就必须开启疯狂运转模式,绞尽脑汁的想着各种既不伤害她又不能欺骗她的回答:

但定居巴黎的法律人陈莉说,自己十几岁的女儿对死亡的理解理性而富有人情,正是因为从小不回避而练就的。

“爸爸妈妈现在还很年轻,我们会活很久才变老”

陈莉说,女儿5岁那年在教堂里哭着送走了奶奶,所以孩子们从小就不得不接受没有爷爷奶奶的事实。去年,自己的父亲在国内病危,女儿坚持一起回国陪伴外公最后的时光。最后,外公是在她的歌声里,牵着她的小手走的。如今,外婆来到巴黎居住,女儿还时常安慰老人,不要为外公逝世伤心,因为外公娶了他最爱的女人,有最爱的女儿和外孙女,去过那么多国家,阅历丰富,他的人生很完满。

“等你长到我们这么大的时候,会有一个男孩像爸爸妈妈这样爱你,你们会有自己的家庭就像我们一样幸福,你就不会觉得孤单了”

现在女孩儿14岁了,外公虽然死了,但永远活在她心中,正应了老子《道德经》里那句:“死而不亡者寿。”所以,她能化解悲伤,并将内心的平和用安慰表达出来。

“我们会变老会死,但是爸爸妈妈对你的爱永远都在陪伴着你”

瑞典著名童书作家佩妮拉·斯达菲尔特认为,孩子对生命与死亡的兴趣或许从很小就开始了,因为一朵花一片叶子都是有生命的,小狗小猫同样有生命,父母不用急,自然由着孩子的发展而定。讨论生死问题,让孩子理解自己的存在,让他明白,感受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

怎么谈死亡?

各种安慰的话都说完了,她还是哭的很伤心。以前都是给她讲讲绘本,有时候甚至转移一下话题就过去了,然而这次的情况很不相同,我明显感觉到她已经意识到了无论如何人最终都会死去,包括爸爸妈妈还有她自己,这种强大的对于生命消逝的恐惧感让她的分离焦虑变得越来越严重,以前上幼儿园从来不哭的孩子,这两个早晨却在分别时伤心的泪眼花花。

黄晋是法国互动型中文内容流媒体平台hihilulu网站的创始人,女儿在两岁半左右看到一只倒地的小鸟时非常悲伤,第一次提出关于死亡的问题。黄晋首先想到的是:“让孩子学会接受挫折,不尽人意,甚至死亡,都是很细腻的心理工作。”

所以,是时候好好谈谈关于死亡这件事了。

当时,黄晋和女儿一起给小鸟举行了小葬礼,并告诉孩子,小鸟死后会重生,有可能会变成一株美丽的树,也可能成为另外一只小鸟。当孩子追问人的死亡时,黄妈妈回答说,人的身体累了,也会在地下休息,但精神还在,会在天上照看地上所爱的人。她告诉记者,那时似懂非懂的孩子如今5岁了,对死亡这个话题已经释怀。

1.人为什么害怕死亡?

佩妮拉认为,世界上,没有人知道生命与死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重要的不是答案,家长可以与孩子一起讨论自己的感悟,问孩子是怎么看待的,给他留下更多的想像空间。

看了很多心理学和哲学层面对于死亡的讨论,归结起来无非下面三种原因:

一定是悲伤的吗?

本文由mg娱乐场4355手机版发布于mg娱乐场4355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什么我们会看见鬼魂?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