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中国古代同性恋之“三十五宗最”

原文标题:中国古代同性恋之最:清朝最早出现同性婚副标题#e#核心提示:最早出现的同性婚姻:清朝康熙年间,“有通州渔户张二娶男子王四魁为妇,伉俪二十五年矣。王抱义子养之,长为娶妇。妇归,语其父母,告官事乃发觉。解送刑部,问拟流徒。田纶霞司寇云:‘其人已年四十余,面施粉泽,言词行步宛然女子,真人妖也。’” style="text-align: center">图片 1本文摘自《中国性科学》2009年03期 ,作者:张杰,原题:中国古代同性恋之最同性恋是古代社会生活的一个独特侧面,很能体现人性与人情的丰富多样性。下面搜集了其中的一些“之最”,可用来反映古代男风男色的大概面貌。最著名的人物:董贤。他与汉哀帝之间的断袖故事是同性恋史上最著名的典故。最受怀疑的人物:屈原。观其《离骚》、《抽思》等诗篇,后人可以认为屈原是一位同性恋者,但完全坐实是不可能的。最富有的人物:邓通。他受到了汉文帝的宠爱,获赐一座铜矿山,可以自铸铜钱,于是邓氏钱布满天下。最能享乐的人物:汉武帝。他嬖宠甚多,如韩嫣、李延年等,就连盖世名将卫青、霍去病都曾被他宠幸过。最著名的文学家:袁枚。在《小仓山房诗集》、《随园诗话》、《子不语》等诗文小说中,他对自己以及社会上的男风同性恋有细致生动的描写。最著名的书画家:郑板桥。他曾明言自己喜好男色,因为迷恋美男美臀,于是便主张改刑律中的笞臀为笞背。最真挚的爱恋:福建人张吉少年时有一总角友,形影相随,恩爱非常。后友夭殂,吉遂依棺而居,每食必旁设杯箸,十余年不离如一日。屋主讼其占屋不迁,官判迁居。吉不得已,只得将契友的尸骨下葬。号泣终夜,自缢墓门。有人就此感叹道:“古来愚忠愚孝,每出于至微极陋之人,良有以也。”最放浪的滥交:《品花宝鉴》里面有一个剃头徒弟巴英官,他卖技兼卖身,“算他十三岁起,到如今大约着一千人没有,八百人总有多无少。”最忘我的忠诚:东晋后期,权臣桓玄宠爱丁期。“朝贤论事,宾客聚集,恒在背后坐,食毕便回盘与之。期虽被宠而谨约不敢为非。玄临死之日,期乃以身捍刃。”最决绝的背叛:前秦苻坚攻灭了鲜卑前燕后,燕国清河公主和他的弟弟慕容冲同时被纳,宠冠后庭。后来苻坚在淝水之战中败于东晋,慕容冲、姚苌等便起兵攻之。最终苻氏受缢而死,慕容冲则成为西燕主,但不久后亦为部将所杀。这两人之间的“同性恋”是乱世男风的典型,个人感情夹杂于民族仇恨、宗族恩怨和政治纷争当中,变化极富戏剧性。最直露的表白:鄂君子皙是楚国令尹,一日他泛舟水上,闲雅雍容。有一位划船的越人暗生倾羡,便用越语歌吟,意思是:“……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面对如此表白,鄂君即刻回应以行动:“乃行而拥之,举绣被而覆之。”(《说苑·善说》)其实就是与之同息共寝了。最痛快的羞辱:著名文学家庾信与梁宗室萧韶有断袖之欢。韶为幼童时,衣食所资,皆信所给。后来萧韶做郢州刺史,庾信路过,待之甚薄。信“乃径上韶床,践踏肴馔。直视韶面,谓曰:‘官今日形容大异近日!’时宾客满座,韶甚惭耻。”(《南史·长沙宣武王懿传附韶传》)最诙谐的调侃:张凤翼是明代有名的戏曲作家,七八十岁犹好男色。有一倪生为他所赏,后来此生娶妻而容损,他便用吴语调谑道:“个样新郎忒煞矬,看看面上肉无多。思量家公真难做,不如依旧做家婆。”(《情史·情外类·张幼文》)最艰难的戒断:袁中道是明代著名文学家,公安三袁之一。受时习影响,他“分桃断袖,极难排豁”。因为“少年纵酒色,致有血疾。见痰中血,五内惊悸,自叹必死。及至疾愈,渐渐遗忘,纵情肆意,辄复如故”(《珂雪斋近集》卷三文钞)。袁氏的这些表现典型反映了晚明士人的生活态度。最强烈的独占:清初文学家林嗣环口吃,曾与侍僮邓猷共患难,“绝怜爱之,不使轻见一人。一日宋观察琬在坐,呼之不至,观察戏为《西江月》词云:‘阅尽古今侠女,肝肠谁得如他?儿家郎罢太心多,金屋何须重锁。休说余桃往事,怜卿勇过庞娥。千呼万唤出来么?君日期期不可。’”(《词苑丛谈》卷十一)

本文出处笑傲酱油看历史

同性恋是古代社会生活的一个独特侧面,很能体现人性与人情的丰富多样性。下面搜集了其中的一些“之最”,可用来反映古代男风男色的大概面貌。

同性恋是古代社会生活的一个独特侧面,很能体现人性与人情的丰富多样性。下面搜集了其中的一些“之最”,可用来反映古代男风男色的大概面貌。

最著名的人物。

最著名的人物:董贤。他与汉哀帝之间的断袖故事是同性恋史上最著名的典故。

董贤。他与汉哀帝之间的断袖故事是同性恋史上最著名的典故。

最受怀疑的人物:屈原。观其《离骚》、《抽思》等诗篇,后人可以认为屈原是一位同性恋者,但完全坐实是不可能的。

最受怀疑的人物。

最富有的人物:邓通。他受到了汉文帝的宠爱,获赐一座铜矿山,可以自铸铜钱,于是邓氏钱布满天下。

屈原。观其《离骚》、《抽思》等诗篇,后人可以认为屈原是一位同性恋者,但完全坐实是不可能的。

最能享乐的人物:汉武帝。他嬖宠甚多,如韩嫣、李延年等,就连盖世名将卫青、霍去病都曾被他宠幸过。

最富有的人物。

最著名的文学家:袁枚。在《小仓山房诗集》、《随园诗话》、《子不语》等诗文小说中,他对自己以及社会上的男风同性恋有细致生动的描写。

邓通。他受到了汉文帝的宠爱,获赐一座铜矿山,可以自铸铜钱,于是邓氏钱布满天下。

最著名的书画家:郑板桥。他曾明言自己喜好男色,因为迷恋美男美臀,于是便主张改刑律中的笞臀为笞背。

最能享乐的人物。

最真挚的爱恋:福建人张吉少年时有一总角友,形影相随,恩爱非常。后友夭殂,吉遂依棺而居,每食必旁设杯箸,十余年不离如一日。屋主讼其占屋不迁,官判迁居。吉不得已,只得将契友的尸骨下葬。号泣终夜,自缢墓门。有人就此感叹道:“古来愚忠愚孝,每出于至微极陋之人,良有以也。”

汉武帝。他嬖宠甚多,如韩嫣、李延年等,就连盖世名将卫青、霍去病都曾被他宠幸过。

最放浪的滥交:《品花宝鉴》里面有一个剃头徒弟巴英官,他卖技兼卖身,“算他十三岁起,到如今大约着一千人没有,八百人总有多无少。”

最著名的文学家。

最忘我的忠诚:东晋后期,权臣桓玄宠爱丁期。“朝贤论事,宾客聚集,恒在背后坐,食毕便回盘与之。期虽被宠而谨约不敢为非。玄临死之日,期乃以身捍刃。”

袁枚。在《小仓山房诗集》、《随园诗话》、《子不语》等诗文小说中,他对自己以及社会上的男风同性恋有细致生动的描写。

最决绝的背叛:前秦苻坚攻灭了鲜卑前燕后,燕国清河公主和他的弟弟慕容冲同时被纳,宠冠后庭。后来苻坚在淝水之战中败于东晋,慕容冲、姚苌等便起兵攻之。最终苻氏受缢而死,慕容冲则成为西燕主,但不久后亦为部将所杀。这两人之间的“同性恋”是乱世男风的典型,个人感情夹杂于民族仇恨、宗族恩怨和政治纷争当中,变化极富戏剧性。

最著名的艺术家。

最直露的表白:鄂君子皙是楚国令尹,一日他泛舟水上,闲雅雍容。有一位划船的越人暗生倾羡,便用越语歌吟,意思是:“……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面对如此表白,鄂君即刻回应以行动:“乃行而拥之,举绣被而覆之。”其实就是与之同息共寝了。

郑板桥。他曾明言自己喜好男色,因为迷恋美男美臀,于是便主张改刑律中的笞臀为笞背。

最痛快的羞辱:著名文学家庾信与梁宗室萧韶有断袖之欢。韶为幼童时,衣食所资,皆信所给。后来萧韶做郢州刺史,庾信路过,待之甚薄。信“乃径上韶床,践踏肴馔。直视韶面,谓曰:‘官今日形容大异近日!’时宾客满座,韶甚惭耻。”(《南史·长沙宣武王懿传附韶传》)

最真挚的爱恋。

最诙谐的调侃:张凤翼是明代有名的戏曲作家,七八十岁犹好男色。有一倪生为他所赏,后来此生娶妻而容损,他便用吴语调谑道:“个样新郎忒煞矬,看看面上肉无多。思量家公真难做,不如依旧做家婆。”(《情史·情外类·张幼文》)

福建人张吉少年时有一总角友,形影相随,恩爱非常。后友夭殂,吉遂依棺而居,每食必旁设杯箸,十余年不离如一日。屋主讼其占屋不迁,官判迁居。吉不得已,只得将契友的尸骨下葬。号泣终夜,自缢墓门。有人就此感叹道:“古来愚忠愚孝,每出于至微极陋之人,良有以也。”

最艰难的戒断:袁中道是明代著名文学家,公安三袁之一。受时习影响,他“分桃断袖,极难排豁”。因为“少年纵酒色,致有血疾。见痰中血,五内惊悸,自叹必死。及至疾愈,渐渐遗忘,纵情肆意,辄复如故”(《珂雪斋近集》卷三文钞)。袁氏的这些表现典型反映了晚明士人的生活态度。

最放浪的滥交。

最强烈的独占:清初文学家林嗣环口吃,曾与侍僮邓猷共患难,“绝怜爱之,不使轻见一人。一日宋观察琬在坐,呼之不至,观察戏为《西江月》词云:‘阅尽古今侠女,肝肠谁得如他?儿家郎罢太心多,金屋何须重锁。休说余桃往事,怜卿勇过庞娥。千呼万唤出来么?君日期期不可。’”(《词苑丛谈》卷十一)

《品花宝鉴》里面有一个剃头徒弟巴英官,他卖技兼卖身,“算他十三岁起,到如今大约着一千人没有,八百人总有多无少。”

最残忍的奸杀:清代嘉庆年间,“张成标因图奸张盘沅不从,起意杀死。复将盘沅尸身用水浇荡,刮去皮肉,剖开胸腹,控出五脏饲犬,残忍已极。”(《大清律例增修统纂集成》卷二十六)

最忘我的忠诚。

最刻毒的责骂:清人劝善书引先儒之言曾曰:“女淫以人学豕,男淫豕所不为。”(《全人矩蠖·先儒论说》)豕即猪,这句话的意思是:异性淫乱是以人学猪,同性淫乱则猪都不如,也就是禽兽不如。

东晋后期,权臣桓玄宠爱丁期。“朝贤论事,宾客聚集,恒在背后坐,食毕便回盘与之。期虽被宠而谨约不敢为非。玄临死之日,期乃以身捍刃。”

最早出现的专指名词:男色。《汉书·佞幸传赞》:“柔曼之倾意,非独女德,盖亦有男色焉。”

最决绝的背叛。

最隐晦的名词:勇巴。《矶园稗史》卷之二:“京师士大夫一时好谈男色,讳之日勇巴。”这是一个拆字游戏,将“勇”的上部偏旁置于“巴”上,则字形似“男色”。

前秦苻坚攻灭了鲜卑前燕后,燕国清河公主和他的弟弟慕容冲同时被纳,宠冠后庭。后来苻坚在淝水之战中败于东晋,慕容冲、姚苌等便起兵攻之。最终苻氏受缢而死,慕容冲则成为西燕主,但不久后亦为部将所杀。这两人之间的“同性恋”是乱世男风的典型,个人感情夹杂于民族仇恨、宗族恩怨和政治纷争当中,变化极富戏剧性。

最通俗的名词:兔子。《姑妄言》卷之七:“如今手头短促,不能相[与]那时兴的兔子了。”

最直露的表白。

最著名的雅号:状元夫人。毕沅是清乾隆二十五年庚辰科状元,官位上做到了湖广总督。他在未第时生活比较拮据,京中优伶李桂官不时予以资佐。且“病则秤药量水,出则授辔随车”。毕氏大魁天下后,桂官便也获得了“状元夫人”之号,成为了与才子相配的特殊的一位佳人。

鄂君子皙是楚国令尹,一日他泛舟水上,闲雅雍容。有一位划船的越人暗生倾羡,便用越语歌吟,意思是:“……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面对如此表白,鄂君即刻回应以行动:“乃行而拥之,举绣被而覆之。”其实就是与之同息共寝了。

最兴盛的地区:福建。《连城璧》申集:“从来女色出在扬州,男色出在福建,这两件土产是天下闻名的。”

最痛快的羞辱。

本文由mg娱乐场4355手机版发布于mg娱乐场4355手机版,转载请注明出处:盘点:中国古代同性恋之“三十五宗最”